流行病学 | 湖南省保靖县非洲猪瘟疫情紧急流行病学调查 - 猪病防治 - 养猪科学网

滚动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疫病防治 > 猪病防治 > 正文

流行病学 | 湖南省保靖县非洲猪瘟疫情紧急流行病学调查

来源:中国动物检疫   
  摘要:2018年11月,湖南省保靖县某猪场暴发非洲猪瘟疫情。为查明疫情来源、传播途径,为本地非洲猪瘟疫情防控提供依据,湘西州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保靖县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对该猪场的病死情况、饲养管理情况,以及流行病学关联场所进行了现场调查。调查发现:该场主要为自繁自养,长期饲喂泔水,平时无外来人员及外来车辆进出;近期无野猪死亡情况;猪场内泔水、运输泔水车辆、定点屠宰场样品检测均发现ASFV核酸阳性。调查认为,此次疫情由泔水引发的可能性较大。本研究找出了引发本次疫情的主要原因及可能的传播途径,为非洲猪瘟防控措施的制定和实施提供了依据。
 
 

调查内容与方法

 
 
病例定义
可疑病例。2018年10月15日以来,出现精神萎靡、喜卧、发热,以及皮肤、眼睛发红,尤其是耳朵部位;剖检心脏出血、肝脏肿大、肾脏出血、血液凝固不良,以及肠系膜淋巴结出血、肿大,腹股沟淋巴结出血、肿大,肠壁出血等症状或病变之一的猪只。
确诊病例。经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确诊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的可疑病例。
现场调查
对发病场的地理位置、饲养条件,猪群的发病死亡、免疫、购入与售出等情况,以及与发病场相关联场所的相关情况进行调查。
样品采集
对疫点、疫区、受威胁区及流行病学相关联场所进行样品采集。
数据分析
利用Excel软件,对调查结果进行统计分析。
 
 

基本情况

 
 
疫点概况
疫点为保靖县某镇一社区的养猪场。该场占地面积约500m2,交通便利,但远离居民区(图1);疫情发生前存栏生猪123头,主要为自繁自养,以育肥饲养为主,设施简陋,没有分区。

饲养与生猪交易情况
饲养管理。该场长期饲喂泔水。采取蒸汽加热方式对泔水进行处理,待冷却后,与米糠混合饲喂。泔水加热前后的处理及投喂用具未作区分。该场场主同时兼任技术员和兽医。
生猪交易。该场2018年7月从本县邻镇某村调进仔猪30头,10月23日、10月30日共调出商品育肥猪21头至保靖县屠宰场。经调查,生猪调出场前后2月内均未发现异常情况。
疫情情况
时间分布。2018年10月31日,该猪场3头育肥猪先发病,11月1—3日,又发现8头疑似染疫育肥猪,其中2头死亡。截至11月4日,共发病11头,其中死亡4头,共扑杀生猪119头(图2)。

临床症状及病理剖检。发病猪精神萎靡、喜卧、发热(41.5 ℃),所有发病猪均耳朵发红,部分猪其他部位皮肤、眼睛发红,尿液呈黄色。发病时使用抗生素(头孢噻呋钠)治疗无效。剖检可见(图3):①心脏出血,心耳明显出血;②肝脏肿大,有灰白色坏死灶;③脾脏肿大、变黑。④肺充血、肿大;⑤肾脏出血;⑥胆囊壁增厚,胆汁黏稠;⑦血液凝固不良;⑧肠系膜淋巴结出血、肿大;⑨腹股沟淋巴结出血、肿大;⑩肠壁严重出血。

实验室检测。1月3日湘西州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接保靖县送检疫情场相关样品,检测为疑似ASFV核酸阳性,11月4日湖南省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送国家外来动物疫病研究中心检测,确诊为非洲猪瘟。具体结果如下:送检的2份组织、8份血清样品均为阳性;25份环境拭子中,7份为阳性(粪便拭子1/5阳性、运输泔水车辆拭子2/5阳性、食槽拭子2/5阳性、饮水拭子1/5阳性、泔水拭子1/5阳性)。2019年11月13日,对受威胁区的15份猪血清样品进行ASFV检测,结果均为阴性。
空间分布。该场2012年3月启用,共有2栋17间栏舍,均为砖木结构。仅紧邻的3个栏舍发病,其他未表现异常(图4)。

群间分布。该猪场饲养母猪8头、育肥猪79头、保育猪22头、哺乳仔猪14头。发病猪主要为育肥猪群。
 
 

追溯与追踪情况

 
 
饲喂
该养殖户与某中学签订有泔水供销合同,每天早中晚使用自备小型三轮摩托车运回泔水,日均回收泔水约400kg,用来饲喂本场生猪。该中学2018年9—10月,分别从3个经销商处购买猪肉及其产品,日均消耗猪肉及其产品约300kg,使用的猪肉均来自保靖县屠宰场。
外来人员
疫点远离居民区,平时无外来人员进入。该场实施强制免疫,免疫所需疫苗均由县畜牧水产局提供,由养殖户自行免疫接种。
外来车辆
10月以来,先后有3名生猪经纪人前往疫点购买生猪,但车辆及人员均未进入猪场。以上3人均为本地人,运猪车辆为经纪人的自用农用车辆,活动范围仅局限于保靖县和花垣县两地;其贩卖的商品猪由保靖县屠宰场或花垣县屠宰场宰杀。同时期,保靖县、花垣县境内未出现其他疫点。
生猪调入
据场主所述,该场2018年7月从本县邻镇某猪场调进仔猪30头。经调查,该仔猪来源猪场未发现异常,湘西州其他县市也未出现疫情。
关联屠宰场
保靖县屠宰场为保靖县唯一的生猪定点屠宰场。据调查,2018年9月1日至10月31日,所屠宰生猪约1/3来自保靖县内的10个乡镇,其余来自山东、河北、湖北、广西、云南、重庆等7个外省份的13个地区,以及湖南省湘西州内的3个县和省内其他6个市州的12个地区,生猪来源较为复杂。2018年10月23日、30日,该场分2次共卖给保靖县定点屠宰场生猪21头。2018年11月4日,湘西州动物疫病控制中心对保靖县生猪屠宰场的20份猪血清样品和35份环境拭子样品进行检测,结果发现1份猪血清和5份环境拭子呈ASFV核酸阳性。
野猪
该县为山区丘陵地带,野猪活动范围较广,涉及全县12个乡镇133个村。尚无个人或企业办理野猪人工繁育许可证,经排查未发现野猪死亡情况。
 
 

疫源分析

 
 
现有流行病学调查信息显示,此次疫情来源最大可能是泔水。该场长期使用某学校泔水喂猪。该学校猪肉来源于定点屠宰场,而该定点屠宰场生猪来源复杂,涉及省内和省外多个地区,且猪场内泔水、运输泔水车辆、定点屠宰场样品检测均有ASFV核酸阳性,因此通过泔水传入病毒的风险较高。传播途径很可能是某中学食堂购买了在屠宰场污染病毒的猪肉,继而通过猪场饲喂未经煮沸的泔水,导致猪群感染。该疫情仅有相邻的3栋育肥猪舍发病,其原因很可能是该猪群饲喂的泔水没有进行符合要求的蒸煮,导致病毒灭活不彻底。目前认为,餐余垃圾是传播ASF的重要因素之一。一般情况下,70℃ 30min可以将猪肉中的ASFV灭活。该场饲喂前,采取蒸汽蒸煮方式,对泔水分批进行加热处理,但在实际操作中,对每批泔水处理的温度和时间较为随意,所以并不能保证饲喂的所有泔水均达到病原彻底灭活的要求。
污染的车辆、人员和野猪也是ASF重要的传播途径。该场专用小型三轮摩托车运输泔水,不做他用;该场为自繁自养,近期无外来人员和车辆进入场内;该县虽然野猪活动范围较广,但未发现野猪死亡情况。综上认为,通过这些途径引发本起疫情的可能性较低。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些途径引发疫情的可能性。该场运输泔水的车辆每天出入猪场,也有可能偶尔会做他用,携带病毒的风险较高;疫情暴发前10日内,该场先后2次出售商品育肥猪至保靖县屠宰场,其间也可能有污染病毒的风险;空间分布显示,发病栏舍紧靠库房,而库房内出入物资频繁,也存在传入病毒的风险。
 
 

结论

 
 
流行病学调查认为,此次疫情由饲喂泔水引起的可能性最高,也不能完全排除通过车辆、人员等其他途径传入的可能。因此,猪场应禁止饲喂泔水,做好车辆、人员的控制、管理与消毒;严格生物安全措施,防止病毒传入野猪群。屠宰场应做好ASF检测,杜绝污染猪肉进入市场。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养猪要防猪胃溃疡发生,猪胃溃疡怎么办?
下一篇:仔猪黄白痢怎么治?仔猪黄白痢的中药治疗方法